前幾天...呃...應該是上個禮拜...還是上上禮拜我忘了=.="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在線上和朋友聊天,突然談到我的"身世"著實讓我嚇了一跳呢!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未曾和他聊過我的家人,他怎麼會知道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原來...是朋友的"朋友"提起過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聊了許多,他讓我看了他們全家人的合照,感覺很溫馨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說他的父母其實已經分開,但為了全家福的合照他回來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他不說,誰也想不到,照片中看來一點都不像是分開了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但不知為了什麼,原本感到溫馨的照片,卻讓我紅了眼眶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為了不讓自己太感性,淡淡說了一句:讓我休息一下,就趕緊逃離電腦前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讓自己找著事情做,分心一下,但又怕讓對方知道,忙了一下就回到了電腦前 

          然而他仍然是發現了,這並不是他的問題,是我自己的問題,只怪情緒來的太突然

          從我有記憶以來,除了上課、打工,我們全家很少一起出去,更別說是一起合照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姊姊國中畢業後,為了家,放棄了學業,去了桃園工作

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年後,姊姊回來台北工作,而我開始半工半讀的生活,也變得少住在家裡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也因為如此,姊姊很不諒解我,為什麼不住家裡,不多關心媽媽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時的我不像姊姊這麼能忍,我比較叛逆,個性也比較衝動

        原本就不想呆在那個家的我,交了男友後,更讓我有可以呆的地方,自然就不回家了

         我跟姊姊的感情,時好時壞,有時她看不慣我的做法,當然我也會看不慣她的做法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時間也就這樣一直在過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其實不太懂她在想什麼,只知道她為這個家付出很多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高三那年的四月中吧!我們開始在同一家工廠上班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同事間也都處得不錯,工廠裡只有三個男同事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個是老闆娘的弟弟、一個是同校的學生,另一個是他的表哥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姊姊和那個表哥在一起,但我不喜歡,總覺得他太輕浮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然而...一切的事情就這樣發生了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兩個多月後,就在我即將畢業的前一個禮拜

      這天加班到九點多,姊姊突然很開心的跟我道別,我有點驚訝,只覺得奇怪,也沒去多想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半夜三點多接到了舅舅打來的電話,電話裡頭是這麼說的: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妳姊姊出車禍,傷得很重,妳快點來醫院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頓時間腦中一片空白,也慌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心想:舅舅講話一向都很誇張,應該沒他說的這麼嚴重,我這樣安慰著自己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但到了醫院後,我崩潰了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雖然頭上的傷口已處理好了,纏好了紗布,卻仍然滿是鮮血

      醫生說:頭顱破了兩個地方、肋骨斷了好幾根、左肺破裂、膝蓋骨碎裂、雙腳小腿內側燙傷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而另一個造肇事著,輕微腦振盪、輕微擦傷,正不停哀嚎著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這個人不是別人,正是工廠裡同事的表哥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我聲聲喚著姊姊說: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妳說過要來參加我的畢業典禮的,不可以騙我,要趕快醒過來,要趕快好起來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時間一天天的過去,我祈求著天,我願折壽,只要讓她好起來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然而卻仍然沒有起色,她開始胃出血了...終於還是來了嗎?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醫生發出病危通知,看著母親颤抖著雙手,簽不了字…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有氣喘病的她,雙腳也已癱軟無力了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姊姊只在家護病房呆了四天(這天6月6號),她仍然未實現她的承諾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年...她19歲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畢業典禮這天(6月9號),班上只有我一個人情緒激動著,沒人知道我怎麼了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媽媽也因為如此,氣喘病加重了...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處理完喪事後搬了家,我仍然沒有住在家裡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原因很簡單,只因…沒有我的房間...雖然沒有我的房間,但我卻付著房租...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媽咪說:妳給的錢只夠付房租,我看醫生的錢都不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而我...該說什麼?我也知道妳因為氣喘病常住院,但我盡力了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一個月賺兩萬,給妳房租一萬左右,我的房租大約五千,其他的是生活費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有時候沒錢吃飯,仍然是騙著妳說:有啦!還有錢吃飯...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剛開始對妳很不諒解,之後兩人變的可以像朋友一樣的聊天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只是沒想到,老天又開了一次玩笑,又再一次的從我身邊,奪走另一個親人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那年…我22歲..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 和妳的唯一一張合照,也被妳朋友要走了,那是我心生病後,妳第一次帶我去走走   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卻也是...最後一次...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Serena 的頭像
Serena

Serena的部落格

Seren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