話說六天前的晚上,下了班後回到了家,
我的阿娜答跟他弟兩個霸佔著電腦,
我只好默默的坐在我阿娜答身邊,"背對著他",
一邊看電視,一邊啃東西,此時,突然…
感覺我的左手邊被人用手指"搓"了一下…
不自覺得回過頭去看我的阿娜答,
不過…他是在我的右手邊,而且…
很專注的在玩他的遊戲,完全賴得理我= ="
他的手肘正對著我的右肩胛骨,
右手手指很親密的緊貼著"滑鼠"= ="
當下有點"挫到",但很快的安慰自己,
應該沒什麼事情,就繼續的看著我的電視,啃著我的東西…

這晚便是失眠的開始…一直持續到第四天,
恩…很好,又來了,真的又遇到不乾淨的東西了,
但奇怪的事,這次我居然會有被"搓"的感覺…
正常來講它們不會碰我的呀!

4/5晚上仍然是睡不著的時候,我就跟我阿娜答說那天晚上的情形,
但卻有點小爭執,他說我想太多,如果這句話是別人對我說,
或許我還不會覺得怎麼樣,因為別人不了解,
但他這樣說,讓我覺得很受傷,
以往的經驗告訴我,通常能睡就代表沒事,
一連接著失眠好幾天不能睡,就代表"卡到陰"…

4/6號那天我決定請假,先去看手,再去廟裡問問,
到了廟裡,我沒說被搓的事,我只說無緣無故四天沒睡了,
問的結果是:東南方有不乾淨的東西,
什麼死符五鬼什麼夫人的,我也不懂,
重點就是東南方卡到不乾淨的東西就是了,
用一用回到家,通常以往的經驗仍然是,
收完回來的第一天仍然不可能睡得好,
都是要到第二天才會比較OK,
回到了家當然是先罵我的阿娜答一頓在說,
他說他只是不希望我想太多,再說如果他真的說有我還敢住在這個地方嗎?
我心裡的OS:
吼!你麻幫幫忙,我是第一次卡到陰是嗎?
還會因為這樣想太多?再說卡到陰又不代表是在家裡遇到的,
回家的路上也會呀!阿你是新來的泥…= ="

阿娜答問我:那你有問師父它有是有事找我嗎?
我:ooxx##!!....幹嘛要問這個,難不成還要跟它"博感情"嗎= =?
阿娜答:阿這次跟之前不一樣呀!它搓妳耶!!
我:咦!對吼!以前不會碰我的說,怎麼這次不一樣@@"
就這樣我疑惑著= ="
創作者介紹

Serena的部落格

Serena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